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投资 >

彭文生年终思考:迈进新时代的路径(12)

时间:2019-01-03 09: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实际上,在这个转折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是一个可能触发通胀上升的因素,保护措施对美国的影响是成本增加,这中间还不是简单的进口成本增加,

  实际上,在这个转折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是一个可能触发通胀上升的因素,保护措施对美国的影响是成本增加,这中间还不是简单的进口成本增加,而是把需求引导向美国本身生产的商品,要素方面的竞争比如工资上升推升非贸易品价格。看远一点,我们更需要关注另一个更重要的触发因素,这就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养老负担,这个因素发挥作用的节奏和力度很大程度取决于政府的公共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这是我最后想讲的问题。

  聚焦养老问题

  养老看似遥远,其实离我们很近。近几年欧洲的社会压力和问题往往和政府提供的养老保障条件有关,养老问题不仅涉及老年人,也和年轻人相关,近期国内关于社保缴费的争议是一个例子。对全球主要经济体来讲,养老问题可能是最大的灰犀牛,问题在逼近,但社会在应对措施上缺少共识,未来的发展可能成为影响宏观经济格局和社会利益调整的最大因素。理解养老问题有两个层面,一是实体机制,二是财务安排。

  实体层面,首先是一个概念问题,养老是年轻人供养老人,对一个社会来讲,降低养老负担就是要增加劳动力。这里有几个可能的解决方案,第一是增加内部劳动力供应,促进生育有助于平衡人口结构,但是效果太慢,需要20年才形成有效劳动力,这20年期间,居民承受的抚养负担反而是加重的。当然,生育率本身能不能提升也是一个问号,高房价等问题降低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再就是延长退休年龄,降低养老负担,但存在较大的社会阻力,空间也是有限的。第二是增加外部移民,从印度、中东、非洲引进年轻人口,但这面临文化、社会、宗教融合困难,欧美已经呈现反移民的倾向。第三是资本流出,人不能引进来,但资本可以流向人口年轻的国家,和当地劳动力结合起来。从这个意义讲,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虽然在技术层面有些争议,但在战略层面有很强的经济逻辑。中国的“一带一路”只是开了一个头,欧美的反移民倾向如果形成有效的政策措施,向年轻人口国家输出资本必然是未来国际资本流动的最大驱动力,未来会有更多国家效仿“一带一路”的战略。

  养老还有一个财务安排机制,其主要含义是分配问题,老年人通过占有的资产和权益参与年轻人生产的蛋糕的分配。现行养老财务安排机制主要有三种类型。第一类是政府主导的现收现付制,由社会统筹,比如中国的社保。但几乎所有面临老龄化问题的国家都有社保缺口问题,道理很简单,领取养老保障的人在增加,但缴费的人在减少。如何理解社保缺口的宏观含义?社保缺口的本质是当代人的无形资产、下代人的负债,涉及代际分配问题。第二类是基金积累制,养老基金例如美国的401k、中国的年金等,属于当代人的储蓄,带有强迫储蓄的成分,形成资产参与未来的实体产出的分配。第三类是投资房地产,对个人来讲这可能是常见的养老资产,中国尤其如此。和美国、日本比较,中国的房地产在金融资产中的占比突出地高,和GDP比较,也显示中国房地产的估值极高(图24)。 (责任编辑:皇冠)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