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投资 >

彭文生年终思考:迈进新时代的路径(13)

时间:2019-01-03 09: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那么养老的实体层面和财务层面安排如何匹配呢?如果实体层面的蛋糕不能做大,简单地讲不能找到足够的年轻人参与供给,财务安排的分配矛盾就更为突

  彭文生|年终思考:迈进新时代的路径

  那么养老的实体层面和财务层面安排如何匹配呢?如果实体层面的蛋糕不能做大,简单地讲不能找到足够的年轻人参与供给,财务安排的分配矛盾就更为突出。从全球范围看,过去人口红利与金融扩张的一个遗留问题就是当代人持有的金融资产估值很高,加上现收现付制社保基金的缺口大,意味着当代人在未来的分配上占有极大的优势。当然,代际的不平衡最终是不可持续的,代际如何平衡?当代人的资产价值需要降低,要么社保缺口缩小,要么金融资产价值下降,而两者对代际分配和同代人之间的分配都有非常不同的含义。

  我们可以从如何弥补社保缺口来理解,中国、美国、欧洲、日本都面临这个问题。弥补缺口方式有两种,对宏观经济、资产定价具有不同的含义。第一种是财政补贴,也就是增加财政赤字,通过发行国债来弥补养老金发放的缺口。这种方式有利于消费,促进经济增长,带来物价上升压力,降低金融资产估值但改善企业盈利。第二种是增加社保缴费或者降低社会保障条件,这种方式不利居民消费,带来经济和物价下行,企业盈利恶化但金融资产估值得到支持(因为总体储蓄增加)。

  这里补充一句,近几年有不少人建议划拨部分国有资产到社保账户以弥补缺口,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本质上讲划拨国有资产等同于财政赤字增加,政府发债和划拨国有资产弥补社保缺口都带来政府的净资产下降,其产生的宏观经济影响也是类似的。其实,社保是财政的一部分,两者并不存在根本性的差异,社保缴费就是税收,养老金发放就是财政支出,两者的缺口就是财政赤字,至于这个缺口靠政府发债还是划拨国有资产来弥补,只是财政融资项的差异。至于这两个融资项之间,不一定划拨国有资产就一定比政府发债好,另一个选项是政府向市场出卖部分国有资产(就像卖出国债一样),然后用交易获得的资金弥补社保缺口。

  除了宏观经济影响的差异,应对社保资金缺口的不同方式还对收入分配有重要含义。首先来讲,社会统筹的养老保障体系本身就带有转移支付的性质,有利于降低收入差距。社保缺口越大,其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就越强,如果通过增加缴费或降低养老金支出来缩小缺口,则社保调节收入分配的效果下降。我们可以换个角度从资金来源的影响来看,增加社保缴费是强制性的,普遍性地降低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这对中低收入家庭影响大,而购买政府债券是自愿行为,一般来讲是机构和富裕家庭购买。所以,我们可以说通过财政赤字弥补社保缺口降低收入差距,增加社保缴费则加大收入差距。当然,财政赤字增加不是没有代价的,政府的债务多了能不能持续?实际上,不仅在中国,在其他老龄化社会比如欧美,社保缺口越来越大的预期已经成为反对现在财政扩张的最大理由。如何看这个问题?政府债务不同于私人部门债务,政府可以征税、印钞,其可持续性高,简单理解,政府发行的债券是当代人的资产,下代人的负债。这里有一个代际分配的问题,政府债务多了,下代人的还债负担增加,对下代人是不是不公平?我们可以想象两个方式维持代际平衡,第一是技术进步,20年、30年后的科技可能使得今天的债务不是问题,也就是说蛋糕做大了,两代人之间的分配不是零和游戏。 (责任编辑:皇冠)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